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5/12-13 謝仁波切
夏加師利心意伏藏◆無上密續部大悲觀音成就法
傳法、共同持咒、薈供

謝仁波切 @台北全德
夏加師利心意伏藏◆無上密續部大悲觀音成就法
傳法、共同持咒、薈供

 

*上師:尊貴的 謝仁波切
*時間:2018/5/12(六) & 5/13(日)
*地點:台北市光復南路1號B1(全德/德噶中心)


*法會內容:
第一天
上午 10:00~ 灌頂法會(不需報名)
下午 14:00-17:00 儀軌口傳講解(需報名,下午13:00 報到、繳費、領法本)
下午 18:30-21:00 共同持咒100萬遍心咒

第二天
上午 09:00-11:30 共修
下午 13:00-15:00 共修
下午 15:30-17:30 共修
晚上 18:30 大悲觀音薈供
晚上 20:30 Q&A

...

*參加費用:每人 1000元(當天收費)
*法本費用:每本 500元(法本須有參加儀軌講授者才可請回)
.以上皆於法會當天收費,出家法師免參加費用,只收請法本費用~

*法會聯絡:
台灣夏加師利佛學會李會長 0933146741
黃(鄔金)師兄 0933810710

※本法會期間請茹素,會場可代訂便當。
※本法會功德將回向 願世界和平,為台灣祈福。

*報名連結 http://t.cn/Rm5OrQt


///

【尊貴的 謝仁波切】

尊貴的 謝(「董謝」的簡稱,「董謝」為嫡長子之意)仁波切(Sey Rinpoche)於一九六三年生於錫金的達雪閉關中心,他的父親阿波仁波切是偉大的密乘禪定上師,也是夏加師利(Sakya Sri,尊者是十九世紀大手印與大圓滿法的成就者,亦為第一世蔣揚欽哲汪波仁波切的弟子)的內孫。突謝仁波切及寺中住持諾揚堪布在得知他的誕生,即前往錫金給他在家五戒及命名為雅旺給列南傑,並給他「覺」----施身法灌頂。

他兩歲時,拉達克、桑斯卡、拉胡等地夏加師利教法的追隨者,邀請他的父親阿波仁波切到拉達克作廣泛教法,就在那時候喇嘛達拿仁波切及其他的椎彭貝瑪確嘉(Tripon Pema Chogyal,夏加師利傳承的第二代持有者,「椎彭」為寶座持有者之意)的追隨者請求前世的敦珠法王占卜以確定他們的上師轉世所在,敦珠法王寫信告訴他們阿波仁波切的小兒子是真正的化身並且能為佛法作一番事業,如果他們能作三根本的修法;敦珠法王的占卜因以下的事蹟得以確認:當這個小孩(謝仁波切)看到屬於他的前世、由他前世的侍從所保管的唐卡----須彌及四大部洲時,即向他說這是他的,命令他交回,這個侍者馬上把這件事情告知所有椎彭貝瑪確嘉的弟子們。

謝仁波切一九六七年在印度的達荷西以一個詳盡完整的儀式昇座,成為椎彭貝瑪確嘉的轉世,一年後,五歲時他的父親讓他接受完整的夏加師利教法,包括十八冊經典、棍嘎滇進的大手印修法、二十二個本尊法、十三尊阿閃毗佛修法、上樂金剛及金剛亥母廣軌灌頂、六佛部灌頂普巴金剛等。

阿波仁波切在拉達克待了三年,那段期間他建立了果倉及肯片二個閉關中心。一九六八年謝仁波切隨他父親至北印度的瑪拉里,在那兒從前世康楚仁波切處接受了所有棍秋吉杜的灌頂,之後到札西炯由頂格欽哲仁波切處得到所有口耳相傳岩藏教法的口傳與灌頂,頂格欽哲仁波切也授予他菩提心戒及秘密空行母的口傳與灌頂和椎擊三要等。又從康楚仁波切處得林千日巴上師相應法之修法及恰美仁波切之教法。

一九七四年阿波仁波切將謝仁波切託付給大吉領的突謝仁波切及堪布諾揚,並言明他將不久於世,就在那年阿波仁波切謝世,謝仁波切便在突謝仁波切的寺中住下,在那兒接受了四年精神上的訓練,也就是初級大手印之修法及金剛項鍊之灌頂、瑪哈嘎里、上樂金剛、金剛亥母等。他也修專一三摩地,突謝仁波切在謝世之前教了他竹巴噶舉的七種累積善行願文。突謝仁波切圓寂後,謝仁波切到不丹與洛奔蘇南桑波(Sonam Zanpo,蘇南桑波是夏加師利尊者的主要弟子之一,竹巴噶舉的成就者,也是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外祖父)----夏加師利的弟子學習二年,這二年謝仁波切得到那諾六瑜珈的教法及修持法,他成功地通過拙火的考驗,是以身著白布,進入冰水中再以內在的熱力將布弄乾。洛奔蘇南桑波也給了他許多夏加師利的耳傳,當謝仁波切結束在不丹的訓練學習時,洛奔蘇南桑波告訴他:你是我教法的持有者,你已完全得到它們,當我老死時,我將無遺憾了!

一九八六年謝仁波切因阿波仁波切、突謝仁波切及洛奔蘇南桑波的期望而結婚。從那時起,阿波仁波切給他教法與灌頂:五套忿怒尊、五套儀軌、瑪哈嘎拉及瑪哈嘎里、金剛珠鍊、成就法海、一套竹巴二十二本尊灌頂及一套竹巴二十八本尊灌頂、瑪爾巴上師相應法、密勒日巴及岡波巴的上師相應法等。

之後謝仁波切至頂格仁波切處接受舊教派的教法與灌頂,即珍寶藏及其他的屬舊教派的密續及口傳,他也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辯證學院學習三年佛學的辯證法及般若。

一九八四年謝仁波切的母親過世,使他不得不回到他的寺廟,不管如何他仍繼續跟從修行者欽哲上師(即寺廟的方丈)接受剩下的教法與耳傳。謝仁波切亦傳授竹巴噶舉教法,特別是那諾六法、大手印的教法。

...